观凉

摸鱼中……

暴哭。

炮炮糖:

超绝大哭˚‧º·(˚ 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 )‧º·˚

久黎:

不忘初心。

YAAAAAAY:

谢谢一起蹲冷CP的小伙伴们。

我,是我。

荥蟹•被自己的cp洁癖气死:

某日心似有所悟,遂作打油诗贰首,博一笑

对的对的是的是的

闻笛赋_:

大事被炮干死了:

是的。x被打。

乌鸦之栖.羽神鸦:

对。

曲奇饼干:

虽然我很久没投稿了(有自觉)

三重野:

对的,对的

冷流知暖:

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都小天使呜呜呜!!!超爱你们!!!【明明那么咸鱼】

挣扎精:

请多和我说说话!😭😭😳会很开心!

识乙:

😭看我呀看我呀

A_BINGGGGGG:

没错!!虽然不能保证评论每条都回,但是我都有看!!爱你们!!😝

宵旬:

是这样的

更改阵地的通知

以后百日伞修改在这儿发 @八点水___沈涫凉 

这个号大概处于半废状态,谢谢。

百日伞修/就写100篇好了/发展好快/老梗

1.
如果不是清楚地记得自己已经死了的话,苏沐秋一定会以为自己还活着。
可是身边的一切告诉他,他确实是活着的。
无比真实。
真实得他差点就信了之前的车祸不过是一场噩梦。
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,感受着不太纯粹的氧气被吸进肺中,眼前蒙上的黑色逐渐褪去。
“哥哥?哥哥?你没事吧?”看清了枕边立着的年幼的女孩脸上写着的担忧,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。沐橙,那家伙呢?”
回应他的是女孩的迷茫:“?哥哥你在说谁?”
“叶修啊,还能有谁?”心中不安的阴影逐渐扩大,他甚至能预料到苏沐橙下一次开口时要说出的话。
“那是谁?”
2.
尽管一次又一次地对自己重复着“不可能”,在这里,苏沐秋的身边没有一个人知道叶修这个名字。
现实让他开始怀疑那是不是真的是自己做的一个梦。
一个有叶修的,太过真实的梦。
因为现实中的一切都和梦中差别不大,只是一个人的差别。
相比起整个世界来所,一个人的存在与否,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一分区别啊。
苏沐秋打开荣耀,开始搜索“一叶之秋”。
【该用户不存在】
冰冷的提示让他有点晃神。怎么,他真的不存在?
不对,不可能。
现在在清醒状态下去思考“叶修”的整个人设也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,而且自己可以记得清清楚楚。这份记忆理应是来自现实…….而不是所谓由潜意识构成的梦境…… 再多思考一下……一定有什么漏掉了……叶修他,在遇到我之前是什么人呢……

顾安凉的日常(一)

帅比写手顾安凉的日常(一)
啊哈哈不要问吾辈为什么要写这个蜜汁系列,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和你们谈谈吾辈的日常呢。
吾辈是住校的,一个宿舍五个人(这同时意味着吾辈拥有四个宛若智障一般的同寝)。分称ABCD好了【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嘛
A的话是一个有点中二的妹子,喜欢八卦,总是有点怀疑别人在谈论她啥的……事实上她在班上的存在感还挺低的哈哈哈
B呢是一个……稍微有点胖但是非常热情的人……?画画非常好堪称大触(至少在吾辈看来是的)但是对数学和语文一窍不通……
C是一个看上去非常文静甚至还有点高冷的妹子,有自己的时间表并且能够非常好地执行,然而本质上其实是个非常可爱的人呢w
D的话在吾辈看来就稍微有点讨人厌,自称是某本小说的脑残粉(为了防止追杀是哪部我就不说了),长得很漂亮但是有点脑残……?据说在和前任的班长谈恋爱……?
然而我们的日常还是非常蜜汁的哼唧。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其他三个宿舍的人,吾辈班上女生共20人刚好四个宿舍。
好这是背景的介绍诶嘿,先这样吧【吾辈真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啊

#全职高手##燃向#
#号角响起,请为荣耀握住利刃#
#英雄的刀会生锈,但英雄的心不会老去#

呼啸的风吹过身侧漫卷起他耳际黑发,远处天际红光顺着云幕一寸一寸蔓延,压低的帽檐下唇线平淡抿起,黑色风衣衬得他身形颀长,如同被包裹住的利剑等待出鞘,沉眠太久的枪膛填满修长手指扣住扳机周身突然寂静,寒鸦嘶哑着鸣叫残翅掠过云层,他缓慢抬枪漆黑枪口直指遥远凝望的眼,枪声盖过猎猎风声猩红在天边收势,他迈步前行,目光平淡望向战场。
遍野的荒火不是阻挡胜利的屏障,是破开荆棘的光。
周泽楷,一枪穿云。

教堂的钟声惊扰沉寂的白日,广场上啄食的白鸽飞起半空中浮动的的翅膀如跃动的音符,随处立着的白色身影无悲无喜,空洞的双眼望着他的方向,六芒星的光华在阳光下灼眼,他周身萦绕星尘嘴角弧度清浅缓迈着步子迈下白石台阶,身后长剑划过地板声音刺耳不紧不慢跟随,白影望着他们的身后发出悲戚的哀号,或哭或笑或交谈的说着战死的英魂,他们穿过光影,法杖落下的瞬间剑光劈开浮光,死斗一触即发。
剑所指的地方诅咒也如影随形,诅咒落下的地方就是剑的战场。
喻文州,黄少天,剑与诅咒。

空灵的鸟鸣打碎林间的幽静,踩碎枯败树枝的声响惊起潜伏在草间的毒虫,他有条不紊的步伐如同闲庭信步的猛虎漫步在匍匐满臣民的殿堂,身侧相伴的人白袍圣洁眸子沉淀冷静与机警,他自然垂在身侧的双拳突然握住,抬手划出凌厉的重拳,白光适时落在前方铺开无阻的道路,阳光透过斑驳枝叶洒在他们周身,远方山上攀起狰狞兽物巨啸震慑山林,万物退散他眼底却泛起浓郁战意,步子坚定沉缓高扬战火奔赴,身侧人相随不离。
一往如前会有胜利为你加冕。
韩文清,张新杰,十年征程。

城堡尖端高耸入云,盛大的宴会即将开始,缀满装饰的屋檐和盛装的男女拥簇在一起享受欢愉的时光,他立在城顶眼神淡漠俯视下方静止的人群,相异的眸子里倒映这不存在于地面的绚丽星辰,指尖捋好衣袍褶皱看透迷局套路,滑行出的轨迹在空中留下痕迹,洒下的熔岩侵蚀地表碳化的灰烬被风吹散,衣角划过诡异的弧度转瞬即逝,他平静看世界崩塌虚无。
王的眼里锋芒万千,万物不留行。
王杰希,王不留行。

从河道中央分开的明暗两边,他们站在鬼神的身旁,獠牙下暗藏的杀机和刀刃划出圆满的弧度,他们冷眼看着对岸徒劳的挣扎黑暗掩去他们的面容,寂夜里沉重的露气浸润刀尖,他们举杖吟唱古老的法咒,悲戚的嚎叫在他们四周不绝于耳,奔腾的河流突然间停止流动,他们转身踏着黑暗而光明的道路离开,目的地是另一个战场。
世界可以没有我们,我的世界里不能没有你。
吴羽策,李轩,虚空双鬼。

荒野的土地干涸皲裂,战士沐浴着鲜血混战,他闻询而来举目远望手中重剑锐光闪现,缭乱的光影在身前绽开,他透过炮火看见绽放的花海,一起吗? 一起吧。他手里的疼痛生出荆棘,向命运扬起讥诮的弧度,回身把背后托付给旧友,喧嚣褪去剩下枯朽,他们从不愿意妥协。
你不是被岁月抛弃的棋子,而是骄傲退场的勇者。
孙哲平,张佳乐,繁花血景。

歌者唱诵着低沉的曲子,曲子里唱的是一个英年早逝的人,他是开垦世界的先行者,粗糙的刀具雕刻出精致的轮廓,他和远道而来的英雄为伍,他们画下阶梯通往山顶,后来他死了,英雄成就了巅峰,时不时回头看冰冷的墓碑纪念他。歌声停歇,有人敲响战鼓,他踏着尘土和英雄击掌。
你就是我的荣耀。
苏沐秋,叶修,真正双核。
文转授权 by 黎衍琛

随笔

七青:

上帝创造了叶修,并对他说。
「我会赋予你顶尖的天赋,与永燃不息的执着。」
「但你也必将经历艰苛的道路,使你尝尽苦难后终有所得。」
叶修开口。
「我还要能够并肩作战的队友,与和我旗鼓相当的对手。」
上帝沉思良久,点头应允。
「但你的队友中必有奸诈阴险之辈,他会将你推入万丈深渊,或许一世都会不复所得。」
「这没什么。」叶修笑笑。
「您刚刚不是也说过。」
「尝尽苦难后终必有所得。」
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
色情男主播经纪人千机伞:

感谢各类亲友团的帮助x?
不打伞哥tag,舍不得。


写叶修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十年坎坷路,风雪再归人。


叶修写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可惜不能喝,来包大前门。


写孙翔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何须敛傲气,枪出誓封神。


孙翔写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除了周泽楷,轮回我最帅。


写韩文清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拳出烈焰起,自塑不老身。


韩文清写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生做霸图人,死做霸图魂。


写张佳乐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不信安天命,荣光沐归程。


张佳乐写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老韩玩暖暖,霸图吃枣丸。


写黄少天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夜雨湿剑意,英气驻乾坤。


黄少天写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以下字太多,点击展全文。


写王杰希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王行千里路,如幻落星辰。


王杰希写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若非大小眼,帅绝全联盟。


写周泽楷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谁解无言意,双枪弑敌魂。


周泽楷写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啊啊啊啊啊,嗯嗯嗯嗯嗯。


写许博远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少年立凡世,携剑清眸深。


许博远写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卧槽君莫笑,打不过就逃。


写苏沐秋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清风写旧梦,依稀又故人。


写全职高手的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不悔战荣耀,谁笑书中人。


叶蓝: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便于蓝桥醉,逍遥共此生。